4688com美高美-集团4858com手机版

长沙懂你心理咨询有限企业【官方网站】
哺乳期演戏,她值得一个视后

热依扎

 

 在戈壁滩上也要开出粗砺的花。

热依扎喜欢在微博上和网友互动。1月26日,她发了一条微博: 请按下面的句子信息填空(5分):
哟你看!这不是那个热()()么? 评论里有人回答 “热水器” “热玛吉” “热干面” ,还有人回答 “热水花” 。 “水花” 是热依扎在最近热播电视剧《山海情》中的角色名字,她在表演上的转变和突破,着实让观众们眼前一亮。

 

 是的,热依扎有点不一样了。 
去年年底,热依扎在微博正式宣布了自己的母亲身份。
配图中,她戴着一顶红色的毛线帽,眉眼之间不再清冷硬朗,转而多了一丝柔和蕴藉。
图片上方是一则简单的文字:“我是你的翅膀,你是我的药,我永不倒下,你努力成长。”

前段时间,《山海情》在三大网络平台、五大上星电视台同步播出,成为2021开年 “土味神剧” ,收获9.4的豆瓣高分。
热依扎饰演其中一名被时代裹挟和命运捉弄的西北农村女性李水花。 《山海情》讲述的是上世纪90年代宁夏西海固地区 “吊庄移民” 的往事。
这片土地山高水远、土地贫瘠、缺水缺电,曾被联合国粮食署评为地球上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。
涌泉村的村民们世代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,穷得一天三顿,顿顿吃洋芋;兄弟三人同穿一条裤子。

热依扎扮演的李水花是男主角马得福的青梅竹马,也是贫困生活的受害者。
虽然学习好,脑子聪明,但因为家里穷,水花只能辍学。
后又被“大大”(西北方言,意为 “爹” )许配给邻村从没见过面的安永富,就为了换取一个水窖、一头驴、两只羊和两笼鸡。李水花的坎坷命运和顽强生命力打动了屏幕面前的广大观众。
而从事演艺事业多年的热依扎,也通过李水花这个角色,在自己过往人生的镜面上得到了部分修补。 

 

成为李水花
 
《山海情》播出之后,沉寂一时的演员群开始热闹起来。
当时戏中所有演员在那片戈壁滩上一起生活、一起钻研戏的感觉,突然又倒灌回热依扎的脑海中。
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:“大家这些人就是在那生活过的人”。 接到李水花这个角色,对热依扎来说,本是个意外。
当时企业告诉她,正午阳光有一部新剧正在筹备当中,问她要不要去面试看看。
她本以为,好的团队和好的导演,在演员的选择性上肯定更广,何况自己正处于哺乳期,被选中的几率并不高。
但她还是去见了导演孔笙“ 至少要让导演认识一下我,知道市面上还有热依扎这么一个演员,她最近还想演戏 ”。
或许是她身上的坚韧、乐观和李水花这个角色有很多相似之处;
又或许导演看中了她过往对于角色的把控力和潜能,最终热依扎成为李水花的扮演者。
李水花在《山海情》中的戏份并不多,却穿针引线般牵引着故事情节的发展。
她在戏中的笑容和泪水,也牵动着所有观众的心。
李水花的故事,起源于一场逃婚。
第一集中,她不愿意接受父亲私下为自己定下的婚约,打算偷跑到外面的世界。
却在还没建成的火车上,被黄轩饰演的马得福抓个正着。这场定下李水花这个人物基底的戏,是热依扎的杀青戏。水花在火车上见到得福,本以为对方是来抓自己回去的。
她像小猫一样,背对着得福,缩在车厢角落里。
她小心谨慎、声音颤抖地问得福:“你是要抓我回去,嫁给安永富吗?”

没想到马得福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,又折返回来,摸遍身上所有口袋,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,递给水花作为路费。
水花摆摆手,眼中含泪,神情中有迷茫、无措,又饱含委屈和心酸。
热依扎还记得,拍摄那天,天气特别冷,风也很大,狭窄的车厢里勉强有点温度。
但热依扎一心只有如何演好这场戏。 她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水花和得福青梅竹马的感情。
“ 我就在想,他们都是在穷山沟里长大的,吃都吃不饱,平时甚至没有什么水喝,得福却能拿出这么多钱。
水花或许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,她根本不敢要,手都不敢接。

正式拍摄时,这场戏只拍了两遍。
第一遍导演和现场工作人员都已经觉得很好了,但热依扎觉得还可以更好一些,她请求导演再给她一次机会。
第二遍,水花在接过得福递过来的钱时,什么都没说,“嗯嗯” 了两声,因为 “她回应不了任何东西”。在那种贫困的生存环境下,两人懵懂的感情在命运的摧残之下显得格外无力。
只有那几张皱巴巴的纸币,是两人关系的最好证明。

接下来的一场戏更加震撼人心。因为放心不下她爸,水花最终还是返回村子里,选择接受自己的命运。
剧本上原本写的是,李水花镇定地走进混乱的人群中,检查父亲头上被人打出的伤。
拍摄过程中,热依扎突然有了一个新想法,她在人群中转过身来,环顾周围这些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伯伯们。
然后把眼神定在马得福身上,想笑却又笑不出来,最后只留给他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这个表情是她对得福最炙热的告别,里面有她对命运的妥协,存着她暗流涌动、压抑克制的爱意。导演问热依扎这场戏为什么要这样处理,热依扎一下子就被问住了。
她对导演说,我也不知道,只是觉得周围站的几乎都是男性,环境也是暗色调的,只有水花是水蓝色的。
一群强势的男性,需要一个处于弱势的女性来决策自己的命运,水花在其中就显得更加柔软脆弱。而当她看到马得福也在这群人中,她的眼神马上就变了,因为她知道:
“ 这一转身,可能大家俩就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。”
导演一听,就领悟到了热依扎想要表达的意思,并让她再拍了一遍。
给她一个和得福对视的眼神。于是就有了这一个令人心碎的近景。这让人想起《甜蜜蜜》中张曼玉扮演的李翘,在认领豹哥尸体那场戏中,她从看到米老鼠文身时的噗嗤一笑。
随即环顾左右,片刻的抗拒接受,忽而又低下头来,痛哭流涕。
所谓“伤心欲笑,痛出望外,泪无葬身之地”或许就是如此。

有网友评价热依扎出现的这几场戏,说 “她的眼神单纯得像个孩子一样” 。
听到这样的评价,热依扎特别开心:
“ 事实上,我就没有把水花往19岁的少女去演,我是把她当成一个小朋友,用五六岁小孩的表情去演的。”这样的情绪处理,来源于她对那个时代下女性人物的理解。热依扎的母亲年轻时生活在新疆的县城,后来有机会走出偏远地区,来到北京上大学,她的青年时期就是李水花的对照。热依扎出生在北京,家就在三元桥边上,她的90年代,是看着三元桥怎么立起来的。
而水花的90年代,扎根在荒凉贫瘠的山村里,没水没电,甚至连路都不通。

两人的90年代天差地别,热依扎必须想象李水花在那个时代背景下,在那个封闭的山村里所产生的性格特点。还没确认出演李水花,只知道时代背景和故事发生地时,热依扎就开始上网搜索闽宁镇这个地方的资料。
靠看当地人的采访视频,观察他们说话的神态和小动作,形成自己对这个地方的初步了解和认识。正式剧本给李水花的剧情并不多,热依扎必须自己丰富人物形象:
“她的神态、语气,甚至她跟别人站在一起的样子,我都得琢磨透了。”在看到剧本上她和黄轩的第一场对手戏时,热依扎的思绪就随之飘散到那片荒凉土地上。“水花的婚事并不是马上定下来的,这个消息可能已经在村子里传了一两年,逃婚的计划,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定下来的。
那么,马得福身上的钱或许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攒下来的。
当地人吃喝都难以为继,家里人砸锅卖铁供马得福上农校,他才刚毕业,兜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钱?或许他一直在攒钱,想等到有能力的时候让水花离开……”人物边页的那些留白,在热依扎的脑海中不断填充,直到盈满,溢出来,这才有了画面中那个 “脆生生” 的李水花。《甄嬛传》中英姿飒爽、清冷决绝的 “拽妃” 叶澜依;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忠心耿耿、明艳果敢的檀棋;
这些可能是长久以来观众心目当中的热依扎。
如今,在《山海情》里,她舍弃光鲜亮丽的外表,用丝丝入扣的演技淬炼出了一个朴素坚韧的中国女性李水花。

 有人说,热依扎开创了“美女演农村女性”的新标杆。高鼻梁、杏仁眼、柳叶眉,热依扎长着一副标准美女的模样。
但在李水花那张黝黑龟裂的面庞上,大家看到了农村女性那种吃苦耐劳、隐忍坚守的品质;
看到她抗争父权、自强不息的女性主义精神。 

 

麦田里的热依扎
 
拍摄结束后,热依扎曾给孙墨龙导演发去一条消息(没能及时加到孔导联系方式),表达了对两位导演的感谢。
当时热依扎刚生完孩子,如果没有戏愿意找自己,那她作为演员的职业生涯肯定就自此沉寂下去了。《山海情》拍摄过程中,女儿一直在宁夏陪伴着热依扎。
哺乳期的孩子,一天差不多要喂8次奶,每隔三小时就要喂一次,吸一次奶要30-40分钟时间。
也就是说,妈妈每隔两个半小时就要吸一次奶。
热依扎每天夜里至少要爬起来喂奶三次,睡眠都是碎片式的。
吸完奶之后还不能说睡就睡,这样一晚上折腾下来,基本没什么睡眠,然而第二天她还得照常投入拍摄。最怕的是堵奶。
母乳妈妈或多或少会遇到堵奶的情况,轻则产生肿块,重则引起发烧和乳腺炎。
但即便发烧、堵奶,也不意味着母亲可以停止吸奶,即便发烧到39度,她还得起来接着吸奶。这也是热依扎每天在剧组最焦虑的事情。
以往的开机仪式上,她都会许愿拍摄顺利、把角色演好,而这次她许的愿望,除了拍摄顺利,还有一个——别堵奶:
“ 因为只要我不堵奶,我就不会给孩子添麻烦,也不会给剧组添麻烦。” 但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快要进组的时候,热依扎刚刚经历了一次堵奶,堵到发脓,走路、坐车都疼得要命。
为了不影响拍摄,她没有选择开刀引流。
而是让医生抽出脓液,一根特别长的针头深深地插进去,抽出来满满一管脓液,但因为要给孩子喂奶,热依扎不能上麻药。
 
所幸剧组很体谅她,每拍一段时间,就会给她时间去吸奶和休息,这样的支撑,让热依扎在工作上相对能够踏实一点。导演孔笙是个特别温暖的人,剧本围读会上,导演听了热依扎前几集的台词,其实并没有几句,但他听完立即就说:
你们看她多棒,刚开始还一点西北话都不会说,但现在已经说得这么好了。据澎湃资讯报道,有一次热依扎回房车上吸奶,剧组停放车辆的地方离拍摄现场有些距离。
导演就骑着一辆自行车来找热依扎聊戏:
“那个车离得近了是能看见车内的,我就看到他在车外离得很远的地方就停下了。
对我的工作人员也特别有礼貌,说来找扎扎一下,说没事,不着急,我等她。” 导演对一个女性、一个妈妈的敬重和体贴,让热依扎有了专注人物角色的底气。
在处理李水花这个角色时,热依扎时常会有一些新想法。
比如在第二集,水花回村接受婚姻安排的那场戏,她没有提前告诉导演和对手戏演员。
在完成剧本上的内容后,加了一个栽倒的动作。
 
当时大家都吓傻了,还以为热依扎是累得体力不支。
后来她跟导演说明说,加上这一幕,是因为她觉得水花之前走了那么久的山路,肯定特别累。
不光是身体上的累,更是精神上的累,既要逃跑,又要顾虑自己的亲人,她是很矛盾的。
那一刻她选择向命运妥协,就像一根紧绷的弦突然断了,人是会泄了气的。 另外一方面,她也想通过这个动作,给观众设置一个悬念,水花的命运是不是就此一蹶不振、栽倒在这了?在好的团队中,这种演员对于角色的丰富、演绎时常发生。
有时候热依扎自己都说明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演,但导演听了几句她的想法,就能心领神会。“ 首先,你得完成导演要的东西,其次,在导演认可你的情况下,你再创造点自己的东西。” 
这对热依扎来说,是作为演员的幸福。2011年,《甄嬛传》陆续在各大电视台播出,形成惊人的讨论热度,热依扎在其中扮演的宁贵人一角。
因为冷言冷语、高傲倔强的性格特点,颇受观众喜爱,被亲切称为 “拽妃” 。


但热依扎却觉得那个角色她演得不好。
受欢迎的原因是剧本写得好,加上人物性格和自己年轻时很像,但她其实演得很脸谱化。 为了提高演技,她开始不断地进行重复练习。
在无意识状态下和人交流的一切动作、语言和情绪,她都会暗暗记下来,之后运用到角色当中去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播出让热依扎暂时丢下叶澜依的包袱,有人会在街上认出她来,直接喊她剧里的名字 “檀棋” 。
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热依扎提前一年停下手头所有工作,学习唐史、跳舞、骑马,做体型和演技训练。

《山海情》是热依扎出月子之后接的第一部影视作品。
拍完《山海情》之后,她对于演员这份职业有了新的感悟。
拍戏过程中导演、对手戏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对她的理解和帮助,让她明白:
一个戏剧的完成,需要摄影、灯光、美术、后期剪辑等一整个团队的共同努力。
而不单单靠她一个演员的完成度。“尤其是生完小孩之后,我学会了接受自己的不完美。
不完美是人生的常态,艺术也是。而且艺术没有绝对,它就是不断地追求,这样你才能不断往上走。”孩子的诞生,某种程度上重新排列组合了热依扎的人生。
而李水花给这份可贵的改变增添了更多现实主义的力量,在那片荒凉土地上开出苦涩却沁人心脾的花朵;
也在热依扎跌跌撞撞的演艺生涯里寻找到坚实、随性的姿态。《存在主义咖啡馆》里说起海德格尔的转向(Kehre),有这么一段描述:
“ 就像站在麦田里的人,慢慢察觉到微风从他背后的麦子中间吹过,使劲儿转过身去聆听一样。”热依扎就是那个站在麦田里的人。

“大家都是女人,都是妈妈”
 
《山海情》播出之后,热依扎不断收到朋友的祝福、网友的私信,表达他们对于水花这个角色的热爱。热依扎的爸妈以前不太看女儿演的戏,这次他们也成为了水花的粉丝。
播出期间,热依扎不停催哥哥赛力去追剧,哥哥总说“再攒攒”。
后来热依扎给他发了两张郭京飞在戏里的动图说郭京飞演得太好了,你快去看看。
哥哥说,我知道,他演的是挺好的,那行,我去看看。在演艺圈沉浮打拼多年,家人一直是热依扎的忠实后盾。最近网上对于李水花这个角色的各种赞誉让热依扎心里既开心,又有些犯怵。
前几天,她给哥哥打了一个电话,她觉得这些赞誉有点儿“过了”,她怕自己承担不了这么多的好评。哥哥对她说,首先你确实演得好,连我身边的朋友都来跟我夸你的演技,说明你演得真心不错,你得接受这些信息。
但是另一方面,你也不能膨胀,不要被这些东西扰乱心智。
你现在要做的,是让接下来的角色也能演好,如果之后没有接到水花这么好的角色,你该怎么稳定自己的内心。哥哥在告诉她。
有时候知道自己是谁,比知道自己要往哪去更重要。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,还是在饰演李水花的过程中,热依扎都渐渐找准了自己的定位。
虽然她和李水花一个是都市女性,一个是农村女性,两者身处截然不同的生活空间,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
她们都是女人,都是母亲。热依扎曾说她是一个“这世界上除了我的父母哥哥以外,就是我自己”的人,对此她感到非常幸福、知足。
但成为人母后,她必须承担起更多的责任。
除了做演员之外,她愿意更多地尝试在娱乐行业的其他工作,因为她需要给女儿创造出更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。

公布自己育有一女的消息后,热依扎开始在微博分享自己孕期、产后的哺乳、育儿经验。
怀孕时,身边有很多当妈妈的人给她发来微信,询问情况、分享经验、提供帮助,缓解了她初为人母时的焦虑。
现在,热依扎想把这些经验传递给其他人。她说:“我觉得这就是母亲的魅力、女性的魅力。
当你经历一些难处时,有人帮助你,等你渡过了难关后,你愿意把这些经验分享给更多人,这就是一种爱的传递。” 
最近热依扎的行程比较满,但只要不工作,她就会待在家里陪女儿,朋友叫她出去玩,她就让朋友来自己家里。女儿特别喜欢玩家里的门禁电话。
有时候热依扎晚上工作回到家,女儿要是还没睡,她就会假装忘带门禁卡和钥匙,故意按门铃,然后对女儿说:
“ 你好,我是妈妈,我回来啦,你能给我开门吗?”
每当这时候,女儿就会特别高兴地过来给她开门。
母女之间的亲密感,在这些看似幼稚的小游戏中建立了起来。
为了兼顾工作和家庭,不错过女儿的成长,热依扎平时会把生活上的种种琐事提前安排妥当。
女儿才刚会喊妈妈,她就已经开始阅读《学前教育》,这是一本类似于幼教上课时会用的教材。她说:“你不知道,当妈妈以后,你恨不得把大学课本都读完。” 

 

|赵皖西

上一条:第十二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汇集湖南长沙
下一条: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第七届大会召开
长沙心理咨询企业,长沙心理咨询
  © 长沙懂你心理咨询有限企业 www.dnxlzx.cn 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芙蓉中路三段380号汇金国际银座2040-2041室
电话:0731-86451619  邮箱:2683671414@qq.com
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日 8:30-21:00
长沙正规的心理咨询机构,长沙市心理咨询所,长沙比较好的心理咨询室,长沙心理咨询哪里比较好   技术支撑:蓝顿长沙网站建设

4688com美高美|集团4858com手机版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